你好,欢迎来到精彩奇闻
精彩奇闻-探访天下奇闻怪事,一览世界神奇景观。
当前位置: 精彩奇闻>奇闻>奇闻怪事> 正文

70年悬案幽灵船上无人幸存,谁发出最后一条诡异电报?

档案编号:No0026 档案名称:棉兰人事件 事件时间:1948年2月 事件地点:马六甲海峡 大家好我是杰伊,欢迎来到禁播档案,今天我们要说的是一起发生在海

档案编号:No0026

档案名称:棉兰人事件

事件时间:1948年2月

事件地点:马六甲海峡

大家好我是杰伊,欢迎来到禁播档案,今天我们要说的是一起发生在海上的诡异事件,半个多世纪以来无数人猜测过它的真相,但至今没有定论,背后隐情甚至涉及了美国最强大的情报机构。也因为它的神秘与诡异,在2018年被改变成恐怖游戏《棉兰人号(Man of Medan)》。这就是“棉兰人号事件”。1948年2月的某一天,美国船长史密斯正驾驶着他的商船银星号在马六甲海峡航行。

此时天气晴朗、海面风平浪静,虽然尚处二月,但处在赤道地区的马六甲海峡,温度已然接近30度,连日的航行加上湿热的海风,让船员们昏昏欲睡,就连船长史密斯都感到了些许困意。然而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却让史密斯清醒了过来。敲门的是船上的通讯员,他向船长汇报:就在刚刚截获到了一段紧急求救的摩斯电码。史密斯立刻前往确认。

数位船员围在电报机旁,等待着通讯员的破译结果。史密斯心中有些焦虑,但同时还有些许兴奋。破译结果终于出来:“这里是棉兰人号,我们在漂浮。所有船员,包括船长,全都完了。我困在了图表室和驾驶舱。可能全船的人都完了。”

接下来是一段船员们难以理解的噪声和杂音。正当史密斯想要下达指令时,他们又听到了第二条摩斯电码信息。这条信息非常简短,可破译出来的结果却让所有船员不知不觉屏住了呼吸:“我也死了”之后便再无信号传来。史密斯船长意识到,对方遭遇的海难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,甚至很有可能遭遇了恐怖袭击!

已经刻不容缓,他立刻下令搜寻目标船只。同时收到求救信息的还有另一艘商船,银星号与它进行通讯后,通过三角定位法确定了求救信号的大致位置。银星号距离更近,史密斯便先行承担了搜救任务。经过几个小时的搜索,他们终于找到了这艘棉兰人号。这是一艘老式汽轮,它正在海上漫无目的得飘荡,没有使用动力推进也看不到船员活动,外表似乎也没有任何损伤。举着望远镜的史密斯有些疑惑,这看上去完全不像是被袭击的样子啊,难道求救信号是假的?他令船员鸣笛示意,并向对方发送联络信号,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信号声和海面一样平静。思考之后,史密斯决定带领部分船员登船查看。

但当他们登上这艘棉兰人号时,眼前的一切,不仅证明了求救信号的真实性,更让他们不寒而栗。水手们凌乱得躺在甲板上,有的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,像是在保护自己;有的蜷缩起四肢,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。这些水手每个人都睁大了眼睛望着天空,表情在惊恐中凝固,好像遭遇了噩梦一样的可怕景象。并且皮肤已经开始腐败,水手们明显已经失去了生命。史密斯等人还在靠近船舱的甲板发现了一只宠物狗,它正面向前方,定格在了咆哮的姿态。

“在海上的所有岁月里,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!”史密斯在事后回忆道:“踩到甲板上时,我们发现了水手的皮肤,他们眼睛凝视着天空,嘴巴张开着。多么可怕的景象。还有他们的脸!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脸!”之后史密斯带领船员们深入查探。锅炉房一直在正常运行,舱内温度甚至到达了40摄氏度,可刚进入船舱时,银星号船员却感到了一瞬间刺骨的寒意。驾驶舱中,发现船长、驾驶员也都是保持着和水手类似的姿态,像是在极力躲避已经降临在水手身上的命运。就连内部船舱的船工都是一样的表情和姿态。

唯一一个不同的大概就是通讯员了,他趴在电报机旁,还保持着发送电报的姿势。看起来就是他向银星号发出了求救信号,并在发出最后一句简短的信号后离世。然而此时,史密斯忽然发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:这名通讯员的皮肤也已经产生了腐败迹象!银星号从收到求救讯号,到发现棉兰人号,中间不过数小时时间。如果这名通讯员在发信时还活着,那么他也应该只去世几个小时而已,腐败的速度为什么会那么快?确认无人生还后,史密斯决定把这艘诡异的棉兰人号拖到最近的港口。当船员们正使用绳索连接两艘船时,棉兰人号忽然冒出烟来,似乎是4号货仓的位置。火势蔓延的很快,史密斯立刻下令船员回到银星号,并切断绳索。没过几分钟,棉兰人号传来了巨响,带着船上无人知晓的秘密沉入了大海。

史密斯对整个棉兰人号的探查做了详尽的记录,其中三点让他始终想不明白:1,没有任何一名船员身上有外伤,但从手臂僵硬的姿势来看,说明到最后一刻他们都紧紧绷起肌肉。可以明确判断,他们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,可能遭遇了暴力行为。2,皮肤腐败速度比正常速度快得多,这非常不合理。3,这种情况下船体却完好无损,没有明显的损坏或类似迹象。可当他尝试深入调查时,却发现:当时所有的荷兰或是印度尼西亚的官方记录,都没有找到任何一艘名叫“棉兰人号”的汽船。这甚至让他怀疑,自己遭遇的一切是否都是幻觉。把信息投给奥尔巴尼时报后,史密斯就消失在了人海中,银星号也被卖出并改了名字,从此再无踪迹。棉兰人号的故事经报道后,成了很多美国人的饭后谈资,就连美国海岸警卫队出版的《商船研究记录》都收录了这起事件。然而越多人知晓这个故事,就越有可能发现问题。有人发现,一家印尼报纸1948年二月和三月连发了三份连续的新闻稿件,记录了这起事件的全过程。在这份报道中,故事大致走向相同,然而整个故事并不是由银星号船长讲出,而是棉兰人号上的一位德国幸存者!德国船员在棉兰人号出事之后流落到了马绍尔群岛,并最终被一个当地船队救起。

被救起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,幸运的是,船队上还有一名懂德语的意大利传教士,德国船员在去世前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了传教士。根据德国船员的说法,棉兰人号当时的任务是运输大剂量的硫酸到哥斯达黎加,然而容器在中途出了故障,释出的有毒气体在不知不觉间杀了所有的船员,只有他得以逃脱。同时他也在遗言中提到,棉兰人号的整个行动和航线都是秘密的,目的就是为了避开各地官方的耳目。意大利传教士将听到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朋友“西尔维奥”,由他撰写了这份报道。这个说法似乎合乎逻辑,可以解释为什么官方记录没有棉兰人号等等问题。但还是有站不住脚的地方,比如硫酸具有难挥发性,只有高浓度的硫酸才会挥发。即使是浓度98%极度不稳定的发烟硫酸,挥发后会形成三氧化硫的酸雾,被吸入后也会对皮肤、粘膜等组织有强烈的刺激和腐蚀作用。这会导致产生较为明显的中毒症状,表现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呼吸困难和剧烈的咳嗽,很难想象如此庞大的船只上,所有船员同时陷入中毒却全都没有做出任何措施,直到所有人失去了生命。在此之后,许多阴谋论者对棉兰人号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但基本上都是没有证据的凭空猜想。

直到考据了二三十年后,很多人开始认同一个看法:棉兰人号也许就是个胡编乱造的故事。因为有人发现,有关棉兰人号的报道,早在1940年,就已经在约克郡晚报和镜报在内的多个英国报纸中出现过了!其中,“神秘丧生”“没有伤痕”、“棉兰人号”等字眼赫然在列,其他的细节也和上述的报道大同小异。1940年这几篇报道的作者,和八年后发表在印尼报纸的报道一样,同样也是那个意大利人——西尔维奥。于是很多人认为,西尔维奥在1940年就编好了故事,并把它投稿给了英国媒体。但当时战争刚刚爆发,英国民众更关心战事,没人关心一宗怪船新闻。可西尔维奥本人对自己编造的故事非常满意,所以八年后又在不同的媒体进行了投稿,终于把它包装成了一件“海上传说”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来越多人开始认同这个说法。

但,在2003年,这起时事件又有了新的线索,又把案件拖回了重重迷雾之中。这一线索来自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官方。根据《美国资讯公开法》,CIA按理应该披露所有超过一定保密年限的文档,对于一些重要信息,CIA会选择继续保密或把关键地方涂黑。在2003年解密的一批文档中,包括了一份于1959年12月5日寄出的信件。寄件人为马克(C.H. Marck Jr.),收件人信息被隐藏,姑且称其为A。信中除了再次描述了整个事件的发展外,还有一些令人耐人寻味的内容。马克在信件开头就询问对方,是否相信,这个棉兰人号的故事涉及“未知之物”,并说:“我很确信,棉兰人号的事情和很多飞机失事事件、以及很多海上的未解之谜有关。”除此之外,信件中还提到了“从天空出现并消失在海上的火球”“迷人的海洋、多么可怕的秘密”等描述。最令人发寒的是,他在信中询问对方:“你不觉得一些‘来自未知之物’涉及到其中了吗?”从信件中马克对A的称呼来看,A是CIA某部门总监的助手。而根据内容判断,A与马克早已进行过多次信件交流。在其他公开的信件中,A表示感谢马克提供的档案,希望马克能够继续上交类似情形的档案,同时还告诉马克,针对他的一些询问,“总监”不能向他披露这些内容。尽管我们很难判断这位总监助理和总监到底是谁,但在后期A给马克的回复中提到了“杜勒斯先生(Mr.Dulles)”。

而CIA在1953~1961年的情报总监,正是艾伦·杜勒斯,他也是整个CIA的掌权人。因此有理由推测,马克真正的谈话对象就是艾伦·杜勒斯本人。可是这样一位大人物,为什么要对远在马六甲海峡的荷兰货船感兴趣呢?这是否说明,棉兰人号事件并非西尔维奥编造的故事?马克在信中多次表明了自己对“神秘力量”的猜测,身为世界四大情报机构局长的艾伦·杜勒斯,又有什么可与马克讨论的呢?难道棉兰人号背后真的隐藏着某种神秘的力量,又或许是某些不为人知的隐秘真相吗?也许只有在未来,CIA解密更多档案后,我们才能知晓答案。
(精彩奇闻网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精彩奇闻网无所有权,本文若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核实后进行删除)
为您推荐